组织机构/年会活动: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?#30423;?#30431;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

无处分权人取回质押物是否构成盗窃罪?

时间: 2019-11-18 14:25:00 来源:   网友评论 0
  • 无处分权人未经 “抵押权人”的同意,根据所有权人的指示取回已“抵押”的?#30423;荊?#23646;于民事行为,不构成盗窃罪。


裁判要旨

无处分权人未经 “抵押权人”的同意,根据所有权人的指示取回已“抵押”的?#30423;荊?#23646;于民事行为,不构成盗窃罪。

【案情】

2014年7月29日,徐某向宣城世纪照明电器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宣城世纪公司)购买灯具,由被告人胡某为灯具款出具欠条?#26696;?#27454;?#20449;?#20070;。?#20449;?#20070;载明:“……该货有(由)胡某通过外贸公司出口,货款10日内付清,并以临安市华隆贸易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临?#19981;?#38534;公司)所有的凌志ES240轿车作抵押担保……胡某保证并声明,?#36152;?#20026;其合法所有,无其他抵押或债务纠纷,自愿放在宣城世纪公司作抵押担保。后胡某将?#36152;导?#34892;驶证交给宣城世纪公司。

2015年?#33322;?#21069;,临?#19981;?#38534;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某知晓?#30423;?#34987;抵押,要求被告人胡某将车取回。同年3月18日2时许,在被告人胡某安排下,郑某(另案处理)?#21015;?#22478;用备用钥匙将车取回。

7时许,宣城世纪公司法定代表人钮某发现?#30423;?#20002;失后电话报警。公?#19981;?#20851;即联系被告人胡某,被告人胡某承认?#30423;?#24050;被取回。

2018年4月16日?#19981;?#30465;宣城?#34892;?#24030;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,指控:被告人胡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秘密窃取为他人债务质押的?#30423;荊?#25968;额巨大,其行为构成盗窃罪。

【裁?#23567;?/strong>

?#19981;?#30465;宣城?#34892;?#24030;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胡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窃取他人合法占有的财物,价值179102元,数额巨大,构成盗窃罪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四条、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,判决:被告人胡某犯盗窃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。

一审宣判后,被告人胡某提出上诉。

?#19981;?#30465;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胡某的行为不符合盗窃罪的主、客观要件,依据现有证据不能认定胡某构成盗窃罪,依法应当宣告胡某无罪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三十六条第(二)项、第二百四十二条、第二百条第(二)项之规定,判决:一、撤销?#19981;?#30465;宣城?#34892;?#24030;区人民法院(2018)皖1802?#22363;?32?#21028;?#20107;判决;二、上诉人(原审被告人)胡某无罪。

【评析】

本案争议焦点在于:被告人胡某取回“抵押”?#30423;?#30340;行为如何定性?审理过程中,形成了两种意见。第一种意见认为,被告人胡某将?#30423;?#20316;为“抵押物”交给宣城世纪公司保管,宣城世纪公司合法占有了?#36152;盗盡?#32993;某秘密窃取?#30423;荊?#21093;夺了别人的占有,意图非法占有,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。第二种意见认为,胡某事先未征?#36152;盗?#25152;有权人同意,无权处分了他人?#30423;盡?#22312;?#30423;?#25152;有权人的要求下取回“抵押物?#20445;?#19981;具有非法占有“抵押权人”财物的目的,不构成盗窃罪。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,被告人胡某的行为属于民事行为,不应认定为盗窃犯罪。

1.担保物权视角。本案中,被告人胡某与宣城世纪公司约定的是将?#30423;盡?#25269;押?#20445;?#20294;?#23548;?#19978;双方存在的不是抵押关?#25285;?#32780;是质押关系。胡某与宣城世纪公司虽表述将?#30423;?#20316;为抵押物,但又将?#30423;?#31227;转了占有,本质上符合质押权的要件,形成的是质押关系。

案涉?#30423;?#23646;于临?#19981;?#38534;公司,胡某无权擅自处分。胡某在未取?#36152;盗?#25152;有权人同意的情况下,将?#30423;?#36136;押给宣城世纪公司,由此形成的质押关系处于效力待定状态。临?#19981;?#38534;公司拒绝追认胡某的无权处分行为,并且要求胡某取回?#30423;盡?#25152;以,胡某与宣城世纪公司的质押关系因临?#19981;?#38534;公司拒绝追认而自始至终无效。在此情况下,胡某作为临?#19981;?#38534;公司的高管,按照?#30423;?#25152;有权人临?#19981;?#38534;公司的要求取回?#30423;荊?#23646;于履行职务。该行为不违反民事法律的规定,那么基于法秩序统一原理,该行为更不能被认定为犯罪。

2.犯罪构成视角。要准确认定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,必须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,不仅要看客观行为,还要考察行为人的主观心态。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。成立盗窃罪,行为人主观方面必须具有“非法占有”即“据为己有”的目的。纵观本案,胡某在所有权人要求下,将作为质押物的?#30423;?#21462;回后,立即交给了所在公司;又在短短几小时后,在警方询问时即承认是其取回。可见,自始至终胡某没有将?#30423;盡?#25454;为己有”即“非法占有”的目的。胡某主观方面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,不符合盗窃罪主观要件,不构成盗窃罪。

3.社会危害性视角。犯罪的本质特征在于它对国家和人民利益所造成的危害。刑法第十三条规定:“……依照法律应当受刑罚处罚的,都是犯罪,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认为是犯罪”。由此可见,构成犯罪,必须具有相当的社会危害性。若系“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?#20445;?#21017;不构成犯罪。本案中,胡某的取车行为在客观上未侵犯宣城世纪公司的财产权利,?#35009;?#26377;造成经?#30431;?#22833;,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,不构成犯罪。至于由此产生的纠纷,完全可以通过民事法律途径予以解决,没有必要诉诸刑事手段。

4.社会情理的视角。司法裁判首先要做到合法,但也必须符合情理,否则就会出现“合法不合理”的现象,?#29616;?#24433;响司法公信力和权威。本案中,如果将胡某定罪,而胡某是按照临?#19981;?#38534;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某的要求取回?#30423;?#30340;,那么胡某某亦应定性为盗窃,显然不合情理。胡某将?#30423;盡?#25269;押?#20445;?#22312;产生经济纠纷后,擅自将?#30423;?#21462;回,此?#20013;?#20026;虽不能予以鼓励,但若按盗窃处理,也不符合社会公众的?#35805;?#35748;知和情?#23567;?/section>

本案案号?#28023;?018)皖1802?#22363;?32号,(2018)皖18刑终89号

来源:中国法院网、牛津法律研究

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
  •  验证码:
热点文章
中国贸易金融网,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
吉林省福彩快3走势图
内蒙古快三 11月9日恒大足球直播 福建时时彩 转发文章赚钱平台大全 乙方方工程师赚钱吗 快乐扑克 新闻头条赚钱太慢了 足球指数球探网 欧洲华人夜总会赚钱吗 自由枪骑兵怎么赚钱 sina新浪体育新闻 财神捕鱼官方下载安卓 上海小型装修设计公司赚钱吗 巴西好赚钱吗 澳客北单比分直播 大学门口开串串赚钱吗